• 小程序
  • 小程序下单更方便
  • 177-1096-2817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
越野部落川藏勘线风物志(二):活佛亲自诵经祈福,我们这趟行程稳了!

喜新厌旧100年不许变
09.05 17:25

抵达新都桥的第二天,越野部落勘线分队暂时放慢了脚步。我们选择驱车前往雅哈雪山,从那里远眺“蜀山之王”——贡嘎。据说雅哈山顶到贡嘎雪山的直线距离只有三十公里。在川藏线,这种距离基本上算触手可及了。



前往雅哈山的路上,途径亚洲最大的钙化滩——亚拢沟钙化滩


然而遗憾的是,数个小时的颠簸后,我们攀上海拔4718米的雅哈山顶,远处的贡嘎雪山却依旧隐藏在晴朗天空下的云雾中。在我眼里,这倒不算是一种错过,若将它看成是邀你再来的姿态,这种开怀与豁达就有些像真正的行者了。




山顶、经幡、蓝天与白云,以及隐于云后的贡嘎雪山

见过什么不重要

见证过什么才重要


于是,我们的车队再次出发,沿着松林挺拔的高原河谷向前,穿过松茸之乡——雅江县。很多人都是看了《舌尖上的中国》才对松茸有所了解,我也不例外。雅江的松茸,质量和产量都是全国之首,而现在是八月底,最佳的松茸采摘季节即将过去,当地人应该还在忙碌着,守好最后一班工作。


小编在此调皮一下

这不是松茸,是跟手机一样大的某些野生蘑菇

据说遭受核爆之后的日本广岛,最早恢复生长的菌类就是松茸。这种顽强的小东西,至今无法人工栽培,哪怕顶着“万菌之王”的名号,也依然我行我素。这像极了我们这一路上看见的那些牛马,车队从它们的身边路过,它们则悠然地甩着尾巴,世间的一切都与之无关。



你们走你们的

我们吃我们的

道路两旁金黄的青稞和收割青稞的当地人


但人工也有人工的壮美。从雅江到理塘,会迎面遇上海拔4659米的剪子弯山,318国道在此处蜿蜒盘旋,绕出来一个最美的“天路十八弯”。越野部落的车队穿过云雾笼罩的山路,缓缓上升,山顶的景色像幻灯片忽然变换了模样,从高处俯瞰以为自己已经飞上云端。


霓为衣兮风为马

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


接下来,我们进入了“天空之城”——理塘。这里是川西高寒草原的一部分,平均海拔都在4000米左右,天空和大地没有了距离。也许是因为更接近太阳,这让理塘成为了一座日光之城。阳光洒到的地方,人们的心情都十分欢畅,作为川藏路上的必经之地,所有人都愿意在此歇歇脚。




天气很好,好到不得不撒点野

有人的地方就有故事。在那本讲述陈渠珍自己入藏经历的《艽野尘梦》中,理塘是他初试身手的地方,在这里他镇压了几个抗命不遵的地方头人。但对于诗人仓央嘉措而言,理塘是美的终点,他说:“洁白的仙鹤,请把双翅借给我。不用飞太远,转到理塘就回。”就在这个月,理塘还新开放了一个喜马拉雅之声微博物馆,你可以在里面听到牛铃、马铃、曼陀铃、弦子、鹰骨笛、扎念、串铃、扬琴等声音,每段声音后面都是一段人生和回忆。



有人的地方,就有故事



已有几十年历史的手工酥油桶

现在已经被机械式的酥油桶取代



饮茶的人、酥油茶和酥油



普通藏民家的炊具,以及风干的藏香猪与雪莲花


我们继续走着,看着牦牛像芝麻粒一样,洒在这块云中草原做成的绿布上。山谷和草甸上到处是散落的巨石,不知脚下究竟是上古时代哪一处冰川迁移后留下的足迹。回过神来,勘线分队告别过去的故事,奔向这个时代毫无疑问更有人气的稻城。


作为一个藏族人口占96%以上的地方,稻城当地的藏传佛教氛围非常浓郁,贡嘎郎吉岭寺则是当地最大的黄教(格鲁派)寺院。格鲁派本身是藏传佛教中形成较晚的派别,但它讲究学修并重、讲修并重的学风,不怎么相信无来由的“顿悟”这种东西,如今已是藏传佛教里无可争议的影响力最大的教派了。看来,绝大多数人想要抵达目标,总要走过一个必经的过程,艰辛、繁杂并且有时徒劳无功。修行如是,人生亦如是。




越野部落一行人专程拜访了贡嘎郎吉岭寺的日春仁波切活佛。遵循藏传佛教的传统,我们把一些食物供养给这里的僧人。僧人也回赠我们一些水和饮料,并为我们披上洁白的哈达祈福。





我对佛教不太熟悉,但此前也曾听过日春仁波切活佛的名字。他管理着两间寺庙,另外一间曾是电影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的取景地。我们在喇嘛的带领下走进寺中,参观了殿内精美的壁画,了解他们在寺中每天的生活。贡嘎郎吉岭寺建于明初,此后历经战火和时代考验,几度兴废,近年来又重现昔日盛况。


借用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这个名字,贡嘎郎吉岭寺和它的僧人们,路过了六百年的时光,却仍旧初心未改。

日春仁波切活佛和我们坐在一起聊天。他是土生土长的稻城人,1983年开始修佛,85年受出家戒,曾远赴印度修行,后来还在台湾传播过佛法。一直到现在,他都坚持做完每日早晚功课再做其他事情,格鲁派的教义已经化作了他的一种生活习惯。不过,聊起我们这次勘线的行程和计划时,活佛却和路上遇到的其他人一样,一下子就对越野部落的定制越野车起了兴趣,还特意在车旁诵经祈福,我们的越野车也挂上了他亲自扎好的金刚结。



藏传佛教的法器金刚杵(上)

以及用来做“醍醐灌顶”仪式的工具(下)


“醍醐”是酥酪上凝聚的油

也有人把它笼统称为“反复精制牛奶而获得的甜食”

但不管怎样,“醍醐灌顶”的味道

是香甜的



日春仁波切活佛为我们扎好的金刚结



土登上师:做完功课再去越个野,棒棒哒


好奇是一种天性,它能带你走到很远的地方,也能带你走回故乡。只要带着对世界的好奇和善意,无论是修佛的僧人还是匆匆的过客,就总有相通的心意,那么真挚和坦诚。

扫码进入越野部落商城

小程序下单更方便

领取优惠